动漫界面
当前位置:首页 - 手相算命 >

吟吟诗、写写小说,能增加考分么?作文如何冲出“应试牢笼”?这篇文章给你答案

2019-08-16来源:打包100家150元

恭喜你依旧关注“魔都语文课代表”

你将每天进步多一点,不知不觉,超越身边的人全文共2942字,阅读8分钟获得知识升级

编辑发布:方济力

课代表的话

吟吟诗,写写小说,能增加考分吗?

应试作文之外的文学创作,到底有什么意义?

今天,课代表想与大家分享《中文自修》主编王意如教授关于作文如何突破应试教育框框的观点,同时这篇文章也是《百啭林间自在啼——九峰实验学校学生佳作集》的序言。

请跟随课代表一起来读。



作文如何冲出“应试牢笼”?

文/《中文自修》主编 王意如


因为工作关系,我读过不少中学生作文,但眼前的这本书稿,还是让我有点吃惊。这不是一本作文集,而是一本文学作品集!诗歌、散文、小说、剧本,四大文学样式赫然在目——这才让我想起,这是一群活跃在九峰校园尤其是文学社里的同学。


在当下这个应试压倒一切的大环境中,“文学社”,那简直就是神一样的存在啊。文集中,不只一位同学写到当他们在读小说、写小说时,遭到了父母的干涉甚至禁止。是啊,吟吟诗、写写小说甚至剧本,能增加考分么?能提升成绩么?似乎并不能。



那么,我们为什么还要有文学、还要有文学社呢?是为了什么?为什么人类从公元前数百年就开始拥抱文学,并且从此不离不弃,古今中外莫不如是?读着顾宇恒同学的诗,我似乎有了答案——


生物课上/老师说/今天我们来学解剖/解剖一条鱼

我不忍心/呆呆地望着那条鱼/老师说快点/同学说你真没用

我却坚守在/心里那块柔软的地方/我不明白/怎么下手的人不顾血淋淋

没有人回答我/只有我独自破译心头的疑云/眼睛却飞到了文学社/看一条条小鱼儿在水草间翻腾……(《鱼的生死》)


没错,生活中我们有太多的无奈,我们无法逃避很多类似解剖鱼这样的事,我甚至相信顾宇恒同学为了生物课的学习,最终也不得不操刀,但文学,正是文学,为我们保留了心中最柔软的部分,可以为我们把世间的一切烦恼和忧愁隔离,就像——


戴上耳机/与嘈杂的世界隔离;

戴上墨镜/与炫丽的色彩隔离。

喝一口茶/与浮躁的情绪隔离;

读一本书/与无聊的休闲隔离;

听一首歌/与重复的习题隔离;

写一幅字/与纠结的心态隔离;

吁一口气/与烦恼的叹息隔离。(李行《隔离》)


文学隔离的,是世俗的“烟火酸馅之气”(唐顺之语),它所保留的,是“心里那块柔软的地方”,而这,就是人类的圣地。那里寄托着我们最美好的理想和最纯净的感情。无论贫穷还是富裕、疾病或健康、美貌或失色、顺利或失意,那里永远是人类心灵栖居的地方。顾宇恒同学写得真好,任世间有太多“血淋淋”的现实,文学中永远激荡着“小鱼儿在水草间翻腾”的盎然生机。正如德国浪漫派诗人荷尔德林所歌唱的:“劬劳功烈,然而人诗意地栖居在大地上。”诗意,就是充盈在文学作品中的对现实、对生活、对人生的思考,弥足珍贵。



这本文集,word文档显示的字数已有30万字之多,可谓洋洋洒洒。编者说,这是以文学社社员为主体五年习作的成果。一个学生,在学校就读的时间不过三年,而文学社,就像一所魅力无穷的秘密花园,你来,或者不来,它都在那里,不离不弃。它开启了多少少男少女的心智?荫庇了多少颗敏感的少年心?文学让我们的眼光变得锐利,心思变得细腻,对人、对事、对物,都有了细细的体察。


于是,在同学们的笔下,老师不再是千人一面的燃烧自己照亮别人的“蜡烛”,而是高贵优雅、追求完美的顾小姐(陆显凡《顾小姐》),是憨厚到想不出合适的礼物竟塞一张百元大钞到学生手里的“好好先生”(王绎雅《好好先生》),是专事搞怪的“教主”(沈群《教主驾到》)。父母亲也不再是永远为“我”端牛奶的角色,她会因为丈夫送了名牌包包而心情大好(陆婕《包包厉害不过考分》),也会因为女儿一条祝贺生日快乐的微信而举着手机到处给人看(金欣怡《最难忘的惭愧》)。在木李子禾同学的笔下,甚至她的慢性子也被文学改变了——


我加快步伐,四周的大树也随着我一起快速逆向移动。慢性子可以被他人包容,但不会被稍纵即逝的时间包容。

我想,从我动笔写这篇短文开始,我不会再是之前那个什么都慢的慢性子了。


春风化雨的文学啊,它滋润着少年的心田,改变了他们看世界的视角,也改变了他们的心性。从某种角度说,这,不比考试更重要吗?



在这本文集中,没有空话、套话,甚至有些作品都没有呈现完美的结局,只有颗颗少年的心跃动在纸上,真实到赤裸。比如既不甘入后、又要我“漏洒”而导致的同学间相互蒙骗的一点小心思(陈一鸣《本色演员》),悄悄藏起了别人的团章又放到讲台上希望有人来“失物招领”的小纠结(顾宇恒《心中有结意难安》)………文字帮助他们比其他任何时候都更加坦率地道出了自我。这是多么可贵的赤诚啊。


而且,他们似乎并未止步于“赤诚”,而是已经懂得如何用文学来表现这种赤诚——


白发啊白发/你可不可以头上留情/不要恣意蔓延/衰老我的母亲(车文烁《致白发》)


相信不少孩子都有过为母亲拔掉白头发的经历,当母亲的白发越来越多,几乎拔不干净的时候,孩子的心震颤了。也许是自然而然地,也许是深思熟虑地,他将“衰老”这一形容词用作动词,呼请自发不要“衰老我的母亲“,痛惜的心情随着这一声呼号喷涌而出,令人泪目。



无论是语言表达,还是选材构思,同学们的表现都是令人欣喜的。比如,青春期男孩敏感的心理,借助一个“痘定搬家”的荒诞情节,被表现得淋漓尽致(陆婕《许源的痘痘》)。同样是魔幻故事,在木偶慢慢演变为“我”,而“我”渐渐蜕变为木偶的过程中,“我”的心理活动更是被写得细致入微(沈群《木偶奇闻》)。还有,诸如“一件米色外套、一件白色衬衫,这是我爷爷辈的穿着,好像外套上还有点脏。脸上皱纹不少,大多是笑纹的模样。他的手很自然地放在胸前,身体也很自然地靠在椅子上。看得出,他很平易近人”这样的外熟描写(陈教哲《叶辛先生》;“突然,他抬头,手颤巍巍地。但并不缓慢地拿走了站起来的那个女孩桌上的汉堡。刹那间,他又低下了头,埋得很低很低,低到别人看不见他的眼睛为止”这样的动作描写(巢珈祯《面对不速之客》,都颇有几分成熟老到的意思。有这样的语言表达能力的学生,即便走进考场,相信也会有不俗的表现。如若一定要说文学对提高学习成绩有什么好处的话,我想这应该是确定无疑的。



语文学习中,作文始终是重头戏。可惜的是,不少老师把力气全放到了应试上,专门训练所谓的“应试作文”。那种程式化的文章,不仅读起来索然无味,而且是对学生心灵的禁锢,甚至可以说是戕害。九峰的学子,九峰的文学社,打开了应试作文的“金笼”,让我们走进了一群少男少女的真实世界,听到了“林间自在啼”的美妙声音。作为先睹为快的读者,我由衷地感谢九峰老师以及他们的学生。愿更多的老师和同学在读了这本集子后也开始有顿开枷锁、冲出金笼的行动,吟唱出“百啭千声随意移,山花红紫树高低”的自然之声。


2018年8月于上海


【作者介绍】

王意如

《中文自修》主编

华师大语文教育研究中心常务副主任

华东师范大学中文系教授


-END-





欢迎加入课代表的核心家长群!

不错过任何情报信息!


关注后

请回复“小学”、“初中”、“高中”

获取不同家长群入口


语文为王的时代,一顿早餐的价格

就能买到全上海最好的语文素养类杂志!


【初中、高中生必读】


《中文自修》全新出版的12月刊

点击文末【阅读原文】可以找到


【小学生必读】

《中文自修》全新出版的12月“聪明小豆丁”

点击文末【阅读原文】可以找到



以上推荐的实用杂志、作文资料、精品图书

点击[阅读原文]找到,欢迎订阅参考学习

↓↓↓

转载文章地址:http://www.showerdoorexpo.com/shouxiangsuanming/6734.html
(本文来自动漫界面整合文章:http://www.showerdoorexpo.com)未经允许,不得转载!
标签:
相关推荐
网站简介 联系我们 网站申明 网站地图

版权所有:www.showerdoorexpo.com ©2017 动漫界面

动漫界面提供的所有内容均是网络转载或网友提供,本站仅提供内容展示服务,不承认任何法律责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