动漫界面
当前位置:首页 - 生肖 >

结婚、考研、创业、年终奖…这是他们2018最难忘的事,你的呢?

2019-10-06来源:淄博之窗




2018年余额不足四日,新年的伊始正在前方等候。过去的12个月,时间如水经过,托着随风的浮萍,流过一切,不复回头,只留下一个背影,和心里那些纷繁的感受,或许荡气回肠,或许平平淡淡。




倾听七位受访者的故事,从他们的轨迹里,回顾那些无法轻描淡写的记忆。2018年,对他们很重要,对你而言呢?



“你好,新娘”

李思洁 & 曾 枫

26岁



时间若肯退三年,那便是人们常说的“人生若只如初见”,可在他们眼里,初见可远不如三年相处的细水流长。


同是孝感人,同为奋斗在武汉的异乡青年,在南湖工作的李思洁,上班不过十余分钟的路程,可每天七点,曾枫便要准时坐上通往江夏的公交。在他心里,能让所爱之人,省去奔波的辛苦,自己的麻烦便也算不得什么牺牲。



她回家早,提前做好了一桌饭菜,他回家晚,负责洗碗收拾厨房。他们的新房,今年10月开始装修,休息时间基本都花在了挑选建材的琐事之上。


琐事越多,矛盾便趁机而入,吵架冷战,对于婚前的情侣,总是爆发的更为频繁。可细想这才是生活原本的样子,一地鸡毛,一点点打扫,一次次了解与沟通。他们在这一年的坚持中,明白了感情中费力的经营,也是浪漫的礼物之一。



2018年12月23日,平安夜前夕。曾枫为了这一天偷偷要来了她从小到大的照片,学习了视频剪辑、培训了传统的西餐礼仪。在四十一楼的落地窗前,捧花的他,盛装出席单膝跪地。


“我爱你。” “我娶你。” “我愿意。”


他们在2018年的最后,做出了人生中最重要的决定。李思洁在那晚的朋友圈中说:“谢谢你,满足了我对于幸福的所有幻想。”



“我还想考研”

黄幼华

34岁



黄幼华做了四年的京东快递员,负责寄送华中科技大学部分区域。站里的同事都叫他“黄老师”,由于大学时英语底子好,站内遇到的外国留学生沟通的难题,基本都由他出马搞定。后来,站长便让他专门负责留学生区域。


打开黄幼华的微信好友列表,他有很多来自全世界的“好友”,有的在微信上问黄幼华如何购物、如何寄快递;有的把他当做向导,向他打听关于武汉的吃穿住行,所有沟通几乎都用英文。



2018年,由于一段与留学生英语流利对话的送货视频,黄幼华走红网络,还获得了京东第三届ENJOY杯英语风采大赛华中区第三名。这些关注与荣誉,并没有让他产生浮躁之心,反而加深了他的信念。


黄幼华认为,自己是这些异国留学生认识武汉的一个窗口,他必须展现武汉人最好的一面,向生活深深扎下根去,在平凡的生活中创造自己的乐趣。



他很羡慕那些大学生,我们很羡慕他,于是我们隔着武汉的迷雾互相羡慕,迷雾中各有各的辛酸与苦。



“第一次觉得爸爸老了”

何壮壮

21岁



今年毕业的大壮,孤身一人在武汉,第一次租房、第一次工作、第一次失恋、第一次发现原来做自己喜欢的事情,也有那么多糟心的时刻。

 

忙碌的城市,极大,也极拥挤,不断涌入的年轻人,像极了一股脑儿被倾倒进锅里来的食材,被混在一口名为“生活”的大锅里反复烹煮,沸腾的汤汁浮浮沉沉,随时准备熬透他们的梦想。



像大壮一样搞创作的年轻人总是以不羁著称,以为月亮之下,一地六便士。可惜工作之后才明白,六便士难挣,抬头远往,处处迷惘。


妈妈发来语音,问一切是否都好。大壮说一切都好,并配上了微笑的表情。事实上,他也不知道眼下自己的状态能否算作好。妈妈又问,晚饭吃了些什么,大壮拍了一张面前桌上用纸碗装着的咖喱鱼丸,想了想,却没有将照片发出去,只敲了一行字,说自己在家随便烧了几个菜。



大学时打给父母的电话,还像个小孩般撒娇抱怨,不过半年的工作时间,大壮便已经学会了如何“谎报军情”,令父母放心。


爸爸来武汉的时候,大壮突然觉得他老了。毫无征兆般的苍老了,原来时间在父母身上留下的痕迹,是如此的不留余力,他突然有些恐惧2019年的到来。他希望父母的白发,可以等一等他奋斗的步伐。



“年终奖不是梦想,是幻觉”

肖强胜

52岁



2018年是肖强胜师傅在武汉开出租的第21年,提起2018年,他最感触的便是修了近两年的月湖桥,终于通车。汉口、汉阳两地的交通也因此便捷。对于他而言,无事便是平安,能够平安度过一年,已是最大的心愿。

 

寒冬一旦来临,肖强胜心里便开始忐忑,若是赶上去年般的大雪,又得被迫停运。他们的工作不似一般岗位,所有的风险只能自己承担,即便滴滴顺风车整改,可快车对于出租车的压力却仍然不小。每月上交公司承包费,可五险一金养老保险还是得靠自己买。



穿梭武汉三镇21年,肖强胜师傅2019年最希望的,是加气站的洗手间可以变得干净一点。

 

即将过去的2018,就像很多其他的年月一样,肖强胜行驶在高峰期的浪潮里,仿佛参与了武汉一点一滴的变迁,却在自己的新年中迷惘,周遭一切都代谢得那么快,一年不过几个白班夜班便到头,没有工作日与休息日的区分,没有元旦与新年的假期,竟有些山中无历日,寒尽不知年的闹市隐居感。问起是否有年终奖,肖强胜说:“那不是梦想,是幻觉。” 



“我想在武汉创立一个标杆”

张亚峰

28岁



2018年是张亚峰的燃情岁月。筹备一年的FUN IN录音室终于在今年4月正式动工。年轻的创业者,情怀是第一生产力。北漂多年的他,深刻感受了武汉音乐制作行业的缺失。“小作坊”与行业标准始终隔着太远,即便是已经有了知名度的武汉歌手,也很少是从武汉的平台走出去的。



张亚峰希望武汉也可以有国内行业标准的音乐制作空间,能为武汉的歌手打造一个可以走出去的基地。


录音室落成那天,是他2018最开心的时刻,萦绕脑海的蓝图终于变为了现实,即便这只是一个小小的开始。



一年也不过是许许多多这样的开始组成,我们留下这些开始的瞬间,也让这些瞬间被别人看到,并且增添新的意义。



“五年来生意最惨淡的一年”

汪 丹 & 刘厚明

36岁



五年前汪丹与刘厚明的餐厅,可是汉阳造生意最好的。饭点必排队,从不缺客流。细心的服务员难找,公公婆婆便主动要来餐厅帮手。小两口负责在前厅收钱点单,公婆负责后厨琐事。


近年,汉阳造逐渐隐退于武汉的繁华之中,汪丹夫妇的生意也随之萧条。2018年更是他们开业以来,生意最惨淡的一年。若不是靠着中午工作餐生意,店铺怕是很难维持下去。从前想着生意再好一点,就把餐厅重新装修一遍。可如今,这里却更像是汉阳造的小食堂,午饭时间一过,便少有人问津。



这些年为了生意,每年汪丹只能回家两三次探望父母,六岁的女儿几乎就是在餐厅长大的。她唯一有时间带女儿玩的,就是对面公园的摇摇车,提起2018年,她更多的是亏欠。对家人与自己的亏欠,她想到自己每年的结婚纪念日,无非就是在店里多炒两个菜而已。

 

“2019年,希望能尽快找两个服务员,让公公婆不必在店里辛苦。希望能陪女儿去趟海洋世界,希望能多赚点钱。”



“2018年,我什么也没失去”

段奇伟

27岁



荡气回肠的故事总是听起来更为过瘾,可段奇伟说,或许更多人的2018会像他一样,并没收获多精彩的成就。但回头一看:幸好,我什么也没失去。



亲人突遇横祸,在重症监护室陪护数月,搭起床,住在走廊上的家人,就像是一道坚实的屏障,守护着生命的最后一道关卡,不允许危险再靠近半分。这是他第一次觉得原来灾难离自己如此之近。


都说人生最美好的词语就是“虚惊一场”,在亲人终于日渐康复,可以离开重症监护室的时候,他似乎听见了全家人都深深的松了一口气。原来,“不会失去”是比额外得到更为幸福的事情。





也许2018年并不是那么完美,天不是那么蓝,水不是那么甜,房子不是那么容易买,生活也不是那么容易过,但只要脚还踩在这片土地上,总会觉得明天充满新的希望。


2018,再见。2019,你好。

 



「今日话题 」

TODAY'S TOPIC

/

回首2018,

你留下了什么,失去了什么?

在留言区说出你最难忘的回忆,

让心声不再孤独。





文  梁文静 | 图  大 军 & 访者提供









转载文章地址:http://www.showerdoorexpo.com/shengxiao/17941.html
(本文来自动漫界面整合文章:http://www.showerdoorexpo.com)未经允许,不得转载!
标签:
网站简介 联系我们 网站申明 网站地图

版权所有:www.showerdoorexpo.com ©2017 动漫界面

动漫界面提供的所有内容均是网络转载或网友提供,本站仅提供内容展示服务,不承认任何法律责任。